菜单导航
你当前的位置:乐山新闻网 > 乐山电力 > 正文

“跌跌不休的房租”拍了拍“毕业生”

作者: 乐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6:47:12

  和租金同样缩水的,还有租房中介的收入。

  “平常8000元,疫情努力才有5000元。”艾昔表示,正常月一般可以签15单,但疫情期间只有5单,如果碰上小区不让看房、入住的情况会更惨淡。

  在张波看来,毕业季对于租赁市场的推动力依然不容忽视,虽然今年由于研究生扩招等因素,或导致毕业生的整体数量有所减少,但从绝对数量来看,依然有可能对租赁市场形成短期推力,因此预计三季度租赁市场有望回暖。

  “基本都降价了,有的房子还降了好几次。”某平台租房中介艾昔(化名)给中新网发来一套一居室的房源,租金为5200元/月,“这是5500元降下来的,附近还有一套面积差不多的,装修差一点,只要4900元。没疫情的时候,这边一居室最便宜的也要5300元。”

  然而,随着6月16日北京响应级别再次上调为二级,北京租赁市场热度再次呈现迅速降温,周成交量环比下跌了31%。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向中新网表示,线上看房是未来的方向和趋势,随着VR技术的不断推进,未来线上看房和线下的差异度将进一步缩小。相比于买房,租房线上化的实现路径更为高效,同时也会有更多的人群选择直接在线上定房。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住房大数据组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核心城市租金继续下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4个一线城市住房租金均下跌。

  “供需平衡是影响租金的主要因素,从今年北京的租赁市场来看,受疫情影响,春节后没有产生集中性租赁需求快速增长的情形,同时由于今年研究生扩招等因素,导致毕业季前期的租房需求增长力度也弱于往年,因此核心城市的租金总体出现下跌趋势。”张波对中新网说。

  “大城市的一张床,还是小城市的一套房”,你会怎么选?(完)

  “我还是想到北京实地看看房子再租,如果单位入职要求早,就只能去别的区域先短租几个月再做打算。”在崔敏看来,如今能提供宿舍的都是“别人家的单位”,她更寄希望于能够晚些入职,以解决这些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