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你当前的位置:乐山新闻网 > 乐山电力 > 正文

2020年重庆售电市场何去何从

作者: 乐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09日 00:46:16

售电公司技术水平有待提升

2020年是经营性电力用户全面放开的元年,是电力市场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但存量市场几近饱和,增量市场量大利薄,售电公司的利润空间会受部分因“新冠肺炎”影响的经营企业用电量下降而收窄,而传统营销和用户管理模式将不再适用于新客户拓展。随着交易品种的丰富和现货市场的临近,售电公司的技术水平也将面临真正考验,亟需完成从“跑市场”到“炼内功”的转变。

在“市场化=降电价”的大环境下,售电公司的生存状况一直不容乐观,重庆售电公司的生存环境尤为严峻。由于“贫煤少水”的原因,重庆电源侧的让利空间有限,发电企业平均降幅仅为0.227分/千瓦时,不到国网区域市场化交易平均降幅2.58分/千瓦时的十分之一。因为与市内电厂的双边协商为售电公司的主要购电渠道,集中竞价等购电方式所占比例微乎其微,所以发电企业的让利幅度为售电公司的成本线。2019年,54家售电公司参与了交易,占注册售电公司的36%,而参与交易的售电公司中盈利的超过90%。在不考虑营销成本等经营性成本的情况下,能够参与市场化交易的售电公司盈利状况普遍较好。随着2017年输配电价的调整,电煤成本上升导致发电侧让利幅度的收窄,售电公司“吃差价”的价差空间极其有限,因此重庆部分零售用户的市场化签约电价出现了高于目录电价的罕见现象。该现象与重庆特殊的交易政策有关,由于参与直接交易的电力用户可以不执行丰枯峰谷分时电价,因此参与直接交易后的用户实际到户电价低于未参与直接交易的平均电价水平。简单将到户电价与目录电价进行对比不能反映用户在参与市场化交易前后的实际降电价幅度,也不能解释用户自主选择签署高于目录电价的市场化合同行为特征。售电公司在减低用户到户电价的同时,为用户提供的政策讲解、降低基本电费等综合用电成本和电力代维等增值服务也逐步得到认可。

售电市场的发展趋势

乐山新闻网讯:导读:受病毒影响,2019年的电力市场交易年报来得比往年晚了一些。清明节前,重庆电力交易中心的年报紧随北京交易中心而至。结合公开数据,笔者对重庆售电市场的现状和发展趋势提出了几点看法。

(来源:微信公众号 重庆市配售电行业协会 ID:cqspsdhyxh 作者:shineborn)

区域市场

交易品种

2019年重庆燃煤发电企业成本下降2.03%,总体呈缓慢下降趋势;火电发电小时数3115小时,处于全国较低水平,说明火电企业经营状况仍未明显好转,总体供需形势依然为电量供大于求但局部时段电力紧张,短期内难以发生变化。2019年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电量达293亿千瓦时,占可交易市场规模的81.8%, 其中售电公司代理电量占84.49%。考虑到直接交易政策对用电特性适用于分时电价的用户并无吸引力,因此绝大多数可参与直接交易的大工业用户已经参与市场,即存量市场几乎饱和。2020年电力市场最大的变化是全面放开一般工商业用户参与市场。一般工商业入市带来的可交易电量增幅为34.22%,但用户数量增加超过100倍,呈现出用户数量大、单个用户电量小、利润薄的特点。传统的大客户营销模式不再适用,互联网+售电的创新营销模式和更高效的用户管理模式有望逐步成形。

与此同时,大用户自行参与直接交易的用户数量和交易电量出现了双降,更加说明了无论电力用户用电规模的大小,都更倾向于选择通过售电公司代理的方式参与市场交易,反映出用户对于售电公司代理交易模式的认可。

售电公司曾一度被称为“皮包公司”,实质上是售电公司的市场主体地位未能得到认可。作为新成立的市场主体,售电公司在改革初期的主要功能是普及电力市场政策,加快用户入市规模,起到“电改宣传队”的作用,获得了用户的普遍认可。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持续推进和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大部分省市已经建立了双边协商、集中竞价、挂牌交易等多个交易品种,出台了偏差考核等相关办法,对参与交易的大用户和售电公司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然而重庆集中竞价的成交电量仅占全年直接交易成交电量的2‰,因此双边协商仍为市场化交易的主要手段。因此,偏差考核是目前有限的技术水平评价依据。按现行中长期交易政策,偏差率超过±3%的电量纳入考核范围,且年度交易合同和跨季度交易且尚未清算的交易合同可在当年9月份对合同总量进行调整,因此一般情况下仅第四季度的合同电量对实际偏差率影响较大。从2019年的实际偏差考核执行情况可以看出,受到考核的售电公司超过半数,略高于被考核的直接交易大用户数量,反映出当前售电公司在避免偏差考核的能力并不优于大用户。

售电公司盈利状况普遍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