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你当前的位置:乐山新闻网 > 爱心传递 > 正文

“爱心”之后

作者: 乐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08:17:26

纪越红没想到会成为这个报纸上的孩子的班主任。

吃苦耐劳是几位老师对他一致的印象。第一天大扫除,每位同学都被分配了任务,他打扫得很起劲,很快把自己的那份活儿做完了。“老师,我做完了,还要帮他们做什么吗?”看到有老师指出别的同学负责的楼梯不干净,他就独自把扶手下每个铁杆下部不容易用拖把拖到的地方,都用抹布抹干净,小的垃圾碎屑也一个一个捡起来。

但微博唤起的关注大多数是短暂的。“也许这件事半个月后就无人问津了,但孩子的成长是一辈子的……”闻人达有些黯然地说。

老师说搬水的地方很远,而且水那么重,他应该搬不动。

微博形成的是一种关注,而关注仍然需要实践者的行动。提供救助的政府部门是实践者,纪越红和资助飞飞的企业家是实践者,更多送来爱心的无名市民也是实践者……

微博和纸媒的影响力是互相叠加的,闻人达为能帮助到老人而特别开心。

作为个体,我们每人都想献一份爱心;但作为当事人的另一个个体,也许需要一个更合适的渠道来承载这些爱心的重量。

“是我采访的,我就要负责任。”闻人达说,“但是微博的字数太短,很多情况无法一次性说清楚。”于是他在微博公布了自己的手机。

“爱心”之后

可全班都换好了,只有飞飞一人没动。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说。此后,他每天要接一两百个电话,解释到口干舌燥。甚至有好心人打来表达关心,直接称呼他为“马记者”,他也只好默认。

飞飞与母亲的生活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闻人达一直在“检讨”,不该登出刘田观的电话,以及在微博上公布自己的号码——

但其实,他格外担心母亲的病情。请来的医生在僻静处给外婆解释病情,飞飞走过来,询问外婆晚饭的事,问完却站在旁边不肯离去,想多听一点医生对母亲的诊断,但也许是听不懂,他犹豫了一会儿,又默默走开。

自从飞飞回来,胡爱平就转过头面向儿子,看一眼,闭好久。之前老师家访时提过不能让飞飞长时间玩游戏机,胡爱平也表达过担心,但此时她只是默默地看着飞飞,好久也没说话……

 

由于外公刘田观的电话号码被公布,最初的几天里每天接到近200个电话。而老人说着连小飞飞都称“听不懂”的家乡话,无法满足全国各地热心人的询问需求。

他们俩的互动,已习惯了太多陌生人的在场。

她第一次接触飞飞时,确实感到了别人所说的性格“内向”、“压抑”。

爱心之后的反思